笔趣阁 > 其它 > 妖妖有情况 > 第5章 拍卖

第5章 拍卖

司烬一上街,所及之处皆飞来女子的爱慕眼光。

姑娘们与同伴窃窃私语。

尽管司烬带着面具不清楚相貌五官,但仍有一堆飞蛾扑上来,司烬非常有礼貌的一一拒绝,他转了几圈手指上的指环感叹自已的魅力。

他来到一个酒肆,门口迎客的小二立马上前热情接待。

“这位客官里面请,酒菜都是整个魔都都找不出比我们家菜品更多的。“

司烬玩味一笑,点单。

“苦酒二两,靠窗包间。”

小二一愣。

眼珠子一转,语气恭敬的引他进了后院。

来到柴房,只见小二伸手在柴堆里的某个地方摸索一按,墙上悄无声息的开了一扇门,司烬打赏他一袋魔灵币便进去了。

小二回到门口继续迎客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“欢迎各位来到苦酒拍卖会,拍卖会即将开始,下面先请娇阁楼花魁秦芳芳献上一段舞蹈。”

司烬来到属于自已的房间坐下。

下面欢呼声不断,看着台上的女人妖媚舞姬无一丝感觉,静等拍卖。

舞毕人退,拍卖师武统上台。

他粗犷的声音叫喊着:“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要拍哪几样物品了吧!话不多说,上第一件拍品,梦琉珠。”

侍女端着盘子上来,武统掀开盖布并说明它的作用。

“二十万魔灵毕起价,开始!”

可能是因为这里大多是有权有势的人,一个珠子并不那么吸引他们,所以没几个人拍买,最后被一个富家千金以四十六万魔灵币拍下。

第二件也接着上台,是一个体型巨大的物品,刷一下盖布落下,一个金丝打造的笼子。

里面的物品令在场所有人惊艳。

武统开始介绍。

“这是我们无意间在边境发现偷渡的妖界狐族,一百万起价。”

刚开始没人出手,大家议论纷纷。

路人一:“哎,你说这么个狐族,拍来有什么用?”

路人二:“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妖界的狐狸呢,跟我们魔界的狐狸完全有的一拼,都挺漂亮的。”

路人三:“对呀对呀,一想到能与这么个女子一度春宵就觉得......哈哈哈哈哈。”

路人四五六…:“简直是欲仙欲死啊,一百万算什么。”

……

就在他们都在讨论的时候,二楼的司烬用手狠狠的握紧杯子。

他的身体在颤抖,目光死死的盯着笼子里缩成一团的人儿,笑声逐渐变大又变低。

“七万年了……狐心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司烬把手放在心上,内心默默道:我要把那未完成的婚礼完成,我的新娘。

下面开始竞价,一百万、一百二十万、二百万......

价格以一种惊人速度上涨。

司烬面无表情的喝了口茶淡淡喊出。

“一个亿。”

这个数字一出来,所有倒吸一口凉气,想着这人怕不是疯了吧!

武统也被震惊到,他还没见过哪一个拍卖的女人有过这个价。

他咳了一声稳住场子:“一个亿,还有没有再出价的,一、二、三,恭喜这位客人拍下此物,会有专人去护送您和物品。”

司烬嗯了声算是回应。

随后武统开始激动起来,继续介绍下一件物品。

“第三件拍品,回生昼,五百万起价。”

回生昼是什么?

那可是能让时间回到前一天的秘术,谁人不眼红。

可司烬却不稀罕,倒回一天算什么,如果可以,他希望回到七万年前的那一天,不然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。

酒肆门口,司烬拒绝了拍卖场安排的护送。

他对着眼前重新梳洗打扮好的狐心,面具里的眼神藏温柔,嘴上却是淡漠:“今天起你的命就是我的,别妄想去找死。”

听他这样冷血带着威胁的话,狐心柔弱的面色惨白,低头不语。

这副样子让司烬心疼了。

思索一番,他决定带着狐心上街逛逛来缓解她的情绪。

清晨醒来。

兰芝发现瑶殊还没回来,再加上马上要出发了,她赶紧去小姐房间禀告。

“小姐小姐,瑶小姐昨晚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,会不会出什么事了。”兰芝掀开床帐叫醒宝岑。

宝岑呢喃了几声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兰芝急将小姐拉起来。

一边伺候穿衣服一边说:“小姐别睡了,魔使大人说到王都还有好一段路程所以再过半个时辰出发,可瑶小姐还没回来。”

原本还在半睡半醒的宝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她首先去把窗户打开望了一眼,直骂道:“臭瑶瑶,出去也不带我,等你回来看我怎么用唾沫星子淹死你。”

因为时间不多了,宝岑收拾好之后,让兰芝去告诉魔使自已路途上染了风寒,推迟一些时间再休息会。

就是这个借口推迟的时间让瑶殊终于赶了回来。

在即将出房门的时候,瑶殊从窗户飞进来,脚步踉跄有点狼狈。

宝岑和兰芝赶紧扶住她坐下并担心的问:“昨晚干嘛去了?哪里伤着了?”

穿着宫侍服的瑶殊给自已倒了杯水喝。

放下杯子,她平静的回答:“去了个地方办点事,谁知道被发现了,干不过人家只能跑。”

旁边的两人听明白了,宝岑鄙视取笑她。

“大晚上不好好休息尽折腾,看吧,被人追着打。”

其实真相是瑶殊在司烬走了后便凭借轻功开始四处游走在魔宫各地,寻找自已需要的东西,谁知道竟然遇上了暗卫,暗卫武功高强,没了灵术的她打不过反而还被追着打。

最后还是敲晕了个宫侍换上他的衣服,拼命抵抗终于杀出宫门,灵力恢复正常就赶紧跑路,现在宫中甚至是魔都怕是都戒严了。

瑶殊懒得理侯宝芩,让兰芝帮着脱下宫侍服。

房门外魔兵传话说准备启程了,请各位夫人到驿站门外集合。

在下楼的时候,瑶殊突然被严可人训斥了几句,说她一个下人带着面具成何体统,还说侯宝岑竟然纵容下人。

宝岑在瑶殊的眼神示意中把火气降到最低,摘下瑶殊的面具指着她左眼的红斑,对严可人笑着说:

“你要是有这个,你会不会也戴面具。”

“对了,你要是带上了面具,好像更丑了呢!”宝岑拿着面具在她脸上比划了一下。

严可人知道自已说不过她,便哼了一声带着侍女抢先在她们前面下楼。

瑶殊见此只能摇摇头,将面具重新戴上。心里叹气,她忘记把红斑消除了,看来她的容貌得重新定义了。

四位夫人都上了轿子,魔狮兽嘶吼一声便行动起来了,队伍向王都冲刺。

速度挺快的,下午就到了魔都。也不管夫人们累不累,换了魔都的马车继续向魔宫行路。

最新小说: 与世界背离 无能力的我在高武世界杀疯了 末法时代之奇迹之人 天才徒弟暗恋史 极武尊天 无相之界 重生废柴,娶美女总裁变绝世高手 七神幽灵 末世降临,我靠吃石头独自升级 帝神,通鉴 看内容,不知道叫什么书名 动物之友与冰山学霸 异能少女:我在新世界拥有异能 该死,我们三界明明是核谐大家庭 气运亦是生命 七星锁仙 芝芝桃桃乌龙 山海青平录 坠入凡间后的二三事 天上的神仙都不是好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