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它 > 廉价货色 > 第1章 艰难

第1章 艰难

许临,一个十八线小透明。

当然,如果有十九线,二十线,许临认为,那他一定不会只居于十八线。

总之,他很糊。

自进了娱乐圈后,每日都在跑龙套的路上。

哦,许临有些灰败地想:龙套也不是每日都可以有的跑的。

他的脸无疑是好看的,五官精致,眉如墨画,细长且微微上扬。

最惹人的还是那一双桃花眼,顾盼生辉,眼尾上挑的弧度恰到好处。

可圈子里最不缺的便是长相好的人。

像他这样的,有资源,有靠山才有把握能坚持走下去。

许临走了五年多。

终于。

现在已经要吃不起饭了。

——

“你啊,终于想开了,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张曼的高跟鞋踩到地上,发出短促又利落的“嗒嗒”声。

在空旷的走廊上显得尤为突兀,许临停下来,他想,也可能不突兀,只是自已的原因罢了。

“嗯,想好了,张姐,也谢谢你愿意帮我这个忙。”声音清润好听。

张曼看着自已带过的艺人,也忍不住叹一声气。

这人长相很好,可无奈什么背景都没有,刚进半年还没找到剧拍就惹到了人……几年来又一直不肯接受“方便”,以至于一直糊到现在。

眼见花期就要过去,这样等到他开窍的这天了。

许临看着一直注视着自已的张曼,心下泛起一丝苦来,他尝试着笑笑,“张姐,那就先这样吧,我或许还要好好准备……晚上见。”

张曼回过神,恰巧与他对视,那双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,她最后还是道:“嗯,晚上见。”

许临坐公交回去的,现在没什么人认得他,他拿出手机垂眼看了下自已的余额,生活有时候就是需要妥协。

他默默祈祷,希望金主没有奇怪的癖好,长得不需要帅,能看得过去就行。

许临开门的时候注意到墙皮有些脱落,伸出手指一碰便掉了不小一块,他嘴角有些抽搐,暗暗告诉自已开关门都要小心些。

刚迈进去一只脚,一只大金毛就扑了过来,许临颓败的脸上这才有些色彩。

他强打起精神坐到沙发上,摸着这只独眼大狗,不禁弯了眉眼,心中的郁结也消了大半。

狗的名字叫大美,是许临捡来的。

那时候这狗饿得皮包骨头,许临从没见过这么瘦的金毛,看起来好久都没吃过饱饭一样,再见到它时,发现它在翻垃圾桶,浑身的毛都打了结。

于是许临就将它带回来了,毕竟养活一只狗,对他来说还是力所能及的事,也仅在养活层面了。

狗伸出舌头舔了舔许临的手指,后者抽出来放它毛上蹭了蹭。

慢慢地,许临眼神暗了下来,他试图宽慰自已,自已或许就是像大美一样,现在只是等着有人会把他“捡”走。

好吧,许临站起身来,揉了把有些凌乱的头发,“打起精神来,万一连选都没人选,那自已就要走到头了。”

大美看着脱离自已的主人趴在沙发上不满地呜咽一声。

许临弯腰摸了把它的头,语重心长道:“那样你也要挨饿了。”

想好了之后他就跑到了浴室,许临很有敬业精神,比如现在。

于是他化了妆,手很生,不过许临自已还是挺满意的,口红眼影都搞上去了。

又到卧室挑了件能看的衣服,他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看看,不禁松了一口气,看起来自已身材也能说得过去。

晚上八点,惊蓝门口是正在等他的张曼。

不同于以往将头发简单的绾起来,张曼今天披着大波浪,画上了精致的妆。

见到人来了,张曼招呼着许临快些动作,随后着急就领着他往楼上走。

许临说不上什么心情,他看着张曼的背影,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,心中陡然生出些悔意来。

于是他吞了一下口水,停住了脚步,他不是胆小的人,可这……这买卖他也没做过。

张曼正踩着高跟鞋快步地往前走,一边走一边叮嘱许临,“等会儿看好眼色,既然都来了,你可要……”

身后突然没了声音。

张曼回头看去,犀利的眼神看得许临头皮发麻。

于是他硬着头皮开口,“张姐,我觉得……我还是……”

“噔噔噔”的声音快速接近许临,许临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张曼。

“你这时候后悔?”张曼有些不可思议,但还是提醒道:“你如果不去,可算是少了一个人,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你这样子做算是耍了一下,老板恐怕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了,到时候你……”

许临看了一眼张曼,突然泄了气。

他知道这只是在陈述事实。

害。

自已这又是干什么呢,都到这一步了。

于是许临咬咬牙,“我去,我去。” 只怕他这芳龄一过,连愿意要他的人都没了。

张曼也叹了口气,随即又转了身,“那就利索点,快点,人都在里面呢。”

许临小跑着跟上,“知道了,我快些。”

“对了。”张曼看了眼已经跟在旁边的许临,“这谁给你画化的妆?”

许临眼睛亮了亮,别的不说,自已这妆还真是没白化,刚要回答这是自已的手笔,就见张曼一脸复杂。

“化得像什么样子,简直是你脸上的一场灾难。”

许临:“……”不至于吧。

其实两人已经到了包厢门口,张曼皱着眉在包里翻找卸妆湿巾。

许临没有说话,也没告诉她这妆是谁化的,事实上他没有自已的化妆师,平常跑龙套都是蹭剧组的,加上又没有什么上镜机会,化妆师以及化妆技术实在不是必不可缺的。

只是张曼刚把卸妆湿巾塞到他手里,包厢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。

站在门口的是他们的老板,中等身材,头上的卷发有些杂乱,烫着身穿一件花衬衫,系起来的扣子不多,裸露的皮肤快到肚子那里。

老板先看到了张曼,又迅速扫了眼许临,二话不说,一把他将拉进包厢,嘴里还念叨着:“怎么来这么慢,都等着呢!”

进入包厢,里面烟雾缭绕,灯光昏暗迷离。几个男人大大咧咧地坐着,怀里搂着的男男女女。有依靠在男人身上喝酒,娇笑连连的,还有被偷摸着上下其手的。许临知道了,老板的扣子八成是被别人解开的,而他一时没注意到灯光昏暗处还坐着一个人。

“去,坐那边去,那边。”

许临的背被催促地拍了拍,于是他僵硬着身子走到了老板手指的地方。

那人怀里本就搂了一个,正给他灌酒呢。

许临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,最后缓缓在他身边坐下了。

突然,他感觉到一只手肆无忌惮地放到了他的膝盖。

许临脸色微变,没回头看他,也没有躲。

原本放在膝盖上方的手被往旁边拨了拨,许临僵硬地顺着他的力道移开。

这下没了阻挡,那人的手得以继续往上。

许临忍得牙都要被自已咬碎,皱紧了眉头。

那手竟然!

他再也无法忍受,“腾”地一下猛地站了起来,脸色铁青。

整个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爆发惊得愣住了。

最先出声的是摸许临腿的家伙,似乎是被这举动惹恼,他先是一愣,随即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眼睛里燃起怒火,大声吼道:“你小子抽什么风?装什么清高!”他的表情扭曲,额头上青筋暴起,仿佛被冒犯的是他自已。

许临老板反应过来,满脸怒容地朝着他训斥道:“你发什么疯!别在这给我闹事,坏了大家的兴致!”老板一边说着,一边狠狠地瞪着他。

接着,又转过头,对着那个摸腿的人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脸,和声说道:“别在意啊刘总,他不懂事。”

“不懂事?”被称作刘总的人显然不买账,“都到这儿来了,还不懂事?”

许临的心像是被石头闷了一下,这下反应过来心里拔凉拔凉的。

他扯起笑来,“抱歉,刘总,我……”

还没说完,他就被一股大力拽着到了桌前,是刘总。

他狞笑着,带着嘲弄,“一句抱歉就好了?不如多喝些酒来得实在。”

许临的头被按到桌子上,胸口抵在桌角,他有些艰难道:“好,我喝。”

最新小说: 与世界背离 无能力的我在高武世界杀疯了 末法时代之奇迹之人 天才徒弟暗恋史 极武尊天 无相之界 重生废柴,娶美女总裁变绝世高手 七神幽灵 末世降临,我靠吃石头独自升级 帝神,通鉴 看内容,不知道叫什么书名 动物之友与冰山学霸 异能少女:我在新世界拥有异能 该死,我们三界明明是核谐大家庭 气运亦是生命 七星锁仙 芝芝桃桃乌龙 山海青平录 坠入凡间后的二三事 天上的神仙都不是好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