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1章禁足

“你留下!”

伊染听着身后那道熟悉的命令声,顿时停止行走的脚步,心有余悸的转身看去——果然,耶娒克斯正端坐在主位上,手指着自已所在的方向慵懒却坚定的看着自已。

她被这双深邃的眼眸盯得实在是受不了,仿佛如芒刺背,索性推开座椅顺势跪下,声音微小的试探道:

“不知大王……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小人去做的?”

“无事!”

“只不过本王看你身上的伤还未好,不宜去领兵训练,不妨在此休养几天等身上的伤好了,再去琳将军那里也不迟。”

“大王说笑了,妹妹现在如此体弱,属下就算是再心急,也不会让妹妹拖着伤身即刻就去试炼场训练的……”

珂琳娜话音未落,就被耶娒克斯打断,并回绝道:“本王知道你的心意,只是……不放心你府上医师的医术,还是先在我这养好伤再说吧!”

“这……”

耶娒克斯看着珂琳娜稍有犹豫的模样,瞬间不悦的问道:“怎么你有意见?”

“那倒不是,属下只是想起之前在战场受伤时,有位仙医不仅医术高明、药到病除,为人也是谦虚。正巧他就在我府上,我想……他应该能在短时间内治好妹妹身上的伤。”

珂琳娜一边解释,一边神情微妙的观察着耶娒克斯的表情,再结合他刚才打断自已的话,和态度强硬的质问自已,便知道他现在还不愿将伊染交到自已手中。

于是推辞道:“只是这几日军中事务繁忙,怕是照顾不了妹妹了。所以属下正想着……要不将那位仙医送来,劳烦大王多费些心思替属下照顾一下妹妹了!”

闻言,耶娒克斯稍作思考,似有犹豫的询问快走出餐厅的布莱特:“军师认为如何?”

得到指令的布莱特,也是知道耶娒克斯心中的想法,只是想借自已的口说出来而已。

于是转身回头,顺着珂琳娜的话提议道:“倘若琳将军当真舍得将自已府中的仙医,送来为伊小姐疗伤也并非不可。”

“等过些日子伊小姐的伤好了,正好可以与那位仙医一同前去琳将军府中,也省的迷了路不知道去向。”

布莱特话音刚落,珂琳娜便无缝连接的说道:

“军师所提甚好,省的到时候人手短缺顾不得妹妹,也省的咱们之间彼此操心。而那位仙医也是位品德高尚、心思细腻之人,必然会把妹妹照顾的十分体贴。”

“那……你觉得如何?”

“我……我?”

伊染眨巴着眼睛,心里犯着嘀咕:不是,你们三个都商量好了,还问我干嘛?这不多此一举吗?

表面却十分淡定的回答道:“小人如今身份卑微,又身负重伤,总想着自已如废物一般,如何敢要求别的?可听着众多大人如此关怀我这无名小卒,便已是心满意足。”

“小人更知道你们这都是为了我好,自然是要听大人们的话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便全依了你们的意思,也省的你们再因为此事而私下斗嘴,如今日在餐椅上闹得如此不愉快!”

“是……”

“只是大王,小人还有一事要问。”

“何事?”

得到耶娒克斯的回答后,伊染这才拐弯抹角的说道:“虽说我现在身上有伤,可听琳将军一说这仙医的医术如此高明,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痊愈。”

“等到时我与仙医一同前去琳将军府中,却见将军领罚而受伤躺在病床上……”说着说着,伊染便声泪俱下,委屈的哭诉道:“小人这才刚好,总不能因为这小小的餐椅之位而让将军难受啊!”

“大王,小人自知刚才琳将军与齐将军争吵之事,确实打扰到了大王用餐。但毕竟这事因都是为小人而起,大王如若您真的要罚便罚小人吧!正好新伤旧伤加到一块儿,也好请仙医一起治疗。”

耶娒克斯听闻伊染的哭诉,还以为是多大的请求,没想到竟是如此,便故作为难的开口罢免了给琳将军的处罚,毕竟他也没想过真的给两人如此重的处罚。

但这两位英勇善战的将军却因为小小的座椅而争吵不休,也确实该罚,不然众目睽睽下自已又已下达命令,如今却出尔反尔。

这要是让其他属下听到,到时岂不人人效仿?

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在自已离开之际特意当着三人的面嘱托布莱特道:“只是这件事确实是齐将军挑事在先,最近又如此轻狂、粗鲁,半点将军的模样都没有,更别说心中的度量,能有多深?”

“依我看,还是要让他在府中多读几本圣贤书,等到本王的爱将凯旋归来,他再出来也不迟,免得他再做出些惹人愤恨的事!”

“是,属下这就去通报一声。”说着,布莱特就匆匆忙忙的离开城堡,步如闪电般跑到军营处,迎面便瞧见齐墨正躺在长椅上,性子暴躁的催促属下动作快速些。

“将……将军,当真要属下动手吗?”

那下属手拿木棍,犹犹豫豫的再次确认道,生怕自已打错了而惹的将军不快,日后找自已的麻烦。

齐墨虽不是个心细腻之人,但看着自已的手下如此磨磨蹭蹭,瞬间怒火中烧的爆粗口:“你慢慢悠悠的干什么呢?老子让你打你就打,哪来这么多的废话!你要是再不快一些,老子先把你打一顿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哎呀!别墨迹了,快点!”

“那……那小人可真打了,以后你可不能怨我呀!”那下属语气甚是慌张,手中拿着的木棍跟随着他低下的身子,将近一半全落在地上。

齐墨也是心急,为了能快点结束处罚,一把将那下属推开,声音洪亮的吼道:“废话真多,快点的!我什么时候怨过你?”

那下属听他这么一说,仔细回想起来每回将军受罚确实也没怨过自已,瞬间放下心结,在齐墨的催促下扬起手中的木棍就往他身上打……

千钧一发之际,眼见那木棍就要落在齐将军身上,布莱特这才高声制止那下属的行为。

“啊!”

一声尖叫过后,布莱特便知已为时已晚,只好捂着笑,默默听着齐墨孤独的躺在长椅上忍着痛,神情自若的站在原地等待着那下属再一棍子打下去。

不料,自已刚才的呼唤声太过洪亮,这一板子下来,那下属才意识过来,连忙跪在地上扶着齐墨站起身,面带讨好的说道:“将军,您刚刚可是亲口答应小人的,这会儿您可不能出尔反尔的怨小人呐!嘿嘿……”

“去,去,去!早知道你这阎王爷要来,我就晚点儿再让你这小孙打了。哎呦——我的腰啊!”

吃了一棍子的齐墨,听布莱特刚才的制止,瞬间被气的脸黑红黑红的嘟囔着。

过了一会儿,才想起正事儿来,眼中满是幽怨的看着布莱特心中暗喜的模样,而暗生闷气的问道:“大王让你来告诉我的?”

“哇!齐将军好聪明呀!一下就猜对人了。”

“切!料也不是你给我求的情。”

布莱特见他那副十分笃定的模样,瞬间动了坏心眼,脸不红心不跳的反问道:“不是我……那还有谁肯为你求情?”

这话问的齐墨将脑海中出现的人影全都过了个遍,也没找出来那个为自已求情的人是谁。

但依布莱特平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子,也不会为了这二十杖替自已出头啊!难不成他今晚喝了假酒?或是抽了风?

怎么如此让人摸不着头脑?他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么?等等!如果真是他为自已求的情,那到时候自已岂不是欠他个人情?

齐墨越想脑袋越乱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又说不上来原因。

而从一旁渐渐走过来的布莱特,已是坏笑的打趣道:“齐将军,你这么聪明伶俐,怎么总把人想那么坏呢?真是……伤透了我的心呐!”

齐墨捂着自已挨打的地方,一脸嫌弃的听着布莱特那极其扭捏的声音,下意识回怼道:“去,去,去!我宁愿相信是大将军给我求的情,也不愿相信你有如此菩萨心肠。”

如果不是布莱特故意开口逗他,齐墨当真相信了他的话,真是白费他刚才考虑的如此之多。

在排除这一可能后,齐墨又挠了挠脑袋,继续猜测道:“想必啊!定是大王知道我这几日辛苦,又怕当面舍去我的处罚而惹得众人不快,特意等晚餐结束派你来告诉我的。”

闻言,布莱特先假意肯定他的话,在一句句夸赞中阴阳怪气道:“是呀,是呀!唉——还是瞒不过你。”

“你细数数你平日为大王做的那些辛苦事,无论是领兵训练、带兵打仗,还是战场谋略——这方面虽说你也帮不上什么忙……”

一说到这,齐墨瞬间炸了毛,赶忙打断他的话,为自已辩解道:“你胡说什么?指挥战场,我也是很有智慧的呀!”

“但!是!”布莱特话锋一转,仅用两个字便将他的辩解压了下去,继续‘夸赞’道:“你能有这份心就已经很不错了!再加上平日大王命令你去做的那些杂活儿,那一件不辛苦?那一件不伤神?”

对此,齐墨更是连连点头认可布莱特诓骗自已的话术,这简直就是说到自已心坎儿里了。

“所以呀!齐将军平日的这些辛苦付出,咱们大王都是看在眼里、疼在心里的。而且大王啊!更是对你连连夸赞……”

“真的吗?”齐墨一脸震惊,但一想到平日布莱特那张满是谎言的嘴巴,心中顿时起了疑,可也难掩自已因欣喜而上翘的嘴唇,欢快的语气中带点惊喜的再次问道:“当真吗?大王真的夸我了吗?军师……你可不能骗我呀!”

“这话说的,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?”布莱特明显也是被齐墨的不信任,给伤着了,甩开齐墨搭在自已肩膀上的手臂,气愤的就要离开,奈何其眼疾手快,又把自已给拉了回去。

故放低姿态讨好的说道:“军师,军师……别走啊军师,咱们有话好商量,好商量!”

“哦~你不是……不相信我吗!这又把我拉回来干什么?”布莱特见他那副讨好的模样,瞬间支棱了起来,满脸傲娇的反问道,丝毫没有说谎时那股慌张劲儿。

“哎呀!那不是我心眼儿小吗?不知道平日军师对我的好,你看我都这样求你了,你就别瞒着我了,快告诉我吧!”正说着,又转而一副委屈的模样诉苦道:“不然……我这今夜万不能睡好了。”

布莱特听他这般央求,憋着笑,装作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,如实说道:“咱们大王说呀——你身为将军,虽然脾气暴躁些、平时行动鲁莽些,但好在你心思细腻,又没有将军的架子。”

齐墨越听这话越不对劲儿,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,但具体是哪里又说不上来,心中只觉得疑惑:这是夸人的吗?有这样夸人的吗?

在略微思考两秒后,不禁狐疑的又问道:“什么?这真是大王夸我的话?”

“是啊!这可是大王亲口说的,他还特意让我来告诉你,从今日开始,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家中熟读几本圣贤书,等大王远在战场的爱将回来了,你在出来跟我们一同去庆祝,也省的你到处惹祸,丢了咱们大王的脸面。”

布莱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就算是再愚蠢,也听得出这话外之意。

想起自已刚才那副低三下四讨好的模样,便气不打一处来,紧握在布莱特手腕处的双手顿时觉得浑身痒痒……

他眼眸杀气横冲,一手紧拽着布莱特的手腕,一手作势就要挥舞着拳头往莱特的身上打。

奈何布莱特反应及时,紧要关头及时躲避攻击,挥手就将其打在地上,语气轻佻的好心提醒道:“哎!你可不能追着我跑出来哟!小心被大王瞧见,又不知道要关你多长时间呢?”

气的齐墨站在原地直抓狂,手指着布莱特大骂道:“你……你这死骗子,竟敢又耍老子!你等着,等老子出来了,定不饶了你!”

最新小说: 与世界背离 无能力的我在高武世界杀疯了 末法时代之奇迹之人 天才徒弟暗恋史 极武尊天 无相之界 重生废柴,娶美女总裁变绝世高手 七神幽灵 末世降临,我靠吃石头独自升级 帝神,通鉴 看内容,不知道叫什么书名 动物之友与冰山学霸 异能少女:我在新世界拥有异能 该死,我们三界明明是核谐大家庭 气运亦是生命 七星锁仙 芝芝桃桃乌龙 山海青平录 坠入凡间后的二三事 天上的神仙都不是好东西